当前位置:首页>各地旅游>重建>

对“夜郎古国”的质疑:消失千年,凭何重建

              新晃的侗寨风情              贵州蜡染艺术被认为有夜郎文化的痕迹本报记者 简 彪 本报驻湖南记者 文 述 通讯员 张 玲“新晃是不是夜郎国首府所在地还是大疑问”“一个贫困县,不想着发展民生,却用50亿……

专题: 夜郎古国简介 大竞技场重建 吴哥窟一日游 胡志明市旅游地图 

             

新晃的侗寨风情

             

贵州蜡染艺术被认为有夜郎文化的痕迹

本报记者 简 彪 本报驻湖南记者 文 述 通讯员 张 玲

“新晃是不是夜郎国首府所在地还是大疑问”“一个贫困县,不想着发展民生,却用50亿元追赶‘故里’潮流”“这是夜郎自大,是政绩浮夸”……自从10月16日“夜郎古国”策划评审会召开,湖南省怀化市新晃侗族自治县宣布将重建夜郎国后,质疑声铺天盖地。

作为新晃县的县委书记,曹成华上任伊始便力图改变这个省级贫困县的面貌,重建夜郎国便是举措之一。虽然有所预感,但他没有想到质疑会如此迅猛。

他认为,这或许只是外界的一种误读。

对“夜郎古国”的四大质疑

10月16日下午,新晃县在长沙召开了“夜郎古国”策划评审会,宣布将斥资50亿元重建夜郎古国。根据策划,该项目包括夜郎古国、夜郎大峡谷、燕来寺、舞水长廊等,共20个分主题景区。整个项目规划用地30平方公里,投资50亿元以上。

消息一出,舆论四起。在百度新闻中用“新晃 夜郎”搜索,已能发现近2000条媒体报道,其中大部分是质疑。焦点集中在四个方面:第一,相对于黔北相关地区的呼声,夜郎国首府在新晃县的论断尚存疑点;第二,作为一个年财政收入刚破亿元的省级贫困县,新晃县从何而来这50亿元的庞大资金;第三,夜郎国消失近两千年,凭何重建;第四,这会否是房地产企业的一次炒作。

夜郎首府归属的湘黔之争

夜郎国的首府在哪里,是项目开发“正统性”的核心。贵州一直将夜郎当做他们当仁不让的文化品牌,桐梓、镇宁等地更是为此举措连连。自2003年以来,围绕夜郎古国属地问题,湘黔两省之间已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新晃一度落于下风。

不过,曹成华很自信:“黔东南以及怀化等地都属于古夜郎国属地。夜郎国显然不可能只在新晃一个县,但是唐代以后新晃两度设置夜郎县,先后有280多年历史。目前还没有一个地区有比新晃作为夜郎国更有利的证据。”新晃方面还列出了新晃是中国稻作、鼓楼、巫傩文化保存最完整的地区,千百年前至今一直延续了“竹崇拜”“牛图腾”与斗牛、斗狗等夜郎文化的证据。

新晃的发布会刚结束,贵州的文化学者就纷纷反击,从各个角度论证夜郎国首府在贵州。

17日,《贵州日报》刊文反驳。贵州夜郎文化研究会研究员、贵州民族学院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开发利用研究所所长王德埙认为,要证明首府归属地很简单:一是汉朝唐蒙出使夜郎的线路分析;二是地区发达程度的比较。根据史料分析,唐蒙从今天的四川合江进入夜郎国,只能是进入到赤水、习水、桐梓等地。在桐梓县境内,尚有蒙渡桥等大量夜郎遗迹。此外,历史上,黔北和贵州其他地州相比,政治、经济和文化都是最为发达的,夜郎王不可能去选择贫穷落后地区当都邑。

参与这场论战的,还有贵州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2007年10月30日,“夜郎王印落定镇宁新闻发布会暨专家研讨会”在贵阳举行,该印章被当地政府及与会学者正式界定为“夜郎王印”。镇宁政协原主席杨文金甚至向媒体透露,他属于夜郎王第七十五代子孙。镇宁县政府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以镇宁自治县革丽乡为中心,居住着一支苗族同胞,他们坚信自己就是夜郎王的后裔。他们所持有的夜郎王印被北京文物局确定为汉代青铜文物”。

不过,此前《贵州日报》刊文提出,在争夺夜郎首府归属方面,该省的遵义、安顺、六盘水、黔南、黔西南、黔东南等地也一直在“内讧”。显然,这种争夺是各自为战。

2003年,桐梓县古夜郎旅游责任有限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报注册“古夜郎王朝”商标获得成功;即将动工建设的渝黔高速铁路在途经桐梓县的夜郎镇将建小站,原定冠名“夜郎站”,但湖南方面提出异议,后改为“夜郎镇站”……这些事件,每一次都引发论争。

各地也都在稳步推动夜郎首府归属的认定。2002年底,新晃成立了“夜郎文化资源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并申请将县名改为“夜郎县”,虽终未获批准,但320国道入口处一块 “夜郎故地——湖南新晃”的巨大广告牌,已赫然矗立。县里还鼓励商铺以“夜郎”冠名,该县最大的宾馆已更名为“夜郎迎宾馆”。

贵州夜郎文化研究会、贵州民族学院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镇宁夜郎竹王文化研究会等机构的存在,也说明贵州方面一直在努力。

面对这一复杂的争论态势,曹成华希望能做到双赢。“新晃开发了夜郎文化,其他地方照样可以开发,新晃的夜郎文化搞得好还可以带动其他地区夜郎文化的发展。”但显然,这次新晃声势大涨。

贫困县哪来50亿元

2009年,新晃的财政总收入为1.1亿元,“首次突破亿元大关”。在50亿元面前,这个数字显得那么弱小。这也是舆论对新晃抨击得最厉害的方面。

曹成华很委屈:“我们没有乱花纳税人的钱。在这个项目里,夜郎古国的品牌挖掘、资料搜集、招商推介书制作、招商准备等基础性工作由新晃县政府出资,共计60多万元。此后的策划、规划、建设等所有开支均由开发商玖联出资。”

在新晃县官方网站的“政务动态”栏目里,采集日期为10月17日的《民间资本争相涌入新晃要造“夜郎国”》里,“全国各地50多家民间企业争相涌入新晃开发夜郎文化项目”赫然在目。文章里,湖南玖联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大鹏也表态由他们投入50亿元。

曹成华介绍,新晃县曾把20多家有实力的地产公司请到新晃考察地质地貌、旅游资源,其后湖南天龙投资集团总裁曾大鹏牵头,由怀化市9家实力派房地产开发公司组成玖联,共同出资开发“夜郎古国”项目。根据协议,玖联将在至少15年的时间里逐步投资,对旅游资产实行滚动开发,总投资将达到50亿元。“这50个亿是由开发商自己提出的,而非政府规定。”曹成华说。

这似乎解释了这个贫困县解决资金问题之道,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令人深思。

在怀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网站上,今年6月21日载入的《湖南玖联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开业公告》写明,该公司于今年6月11日在怀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通过,注册资金5000万元,经营范围是“房地产开发、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允许的产业投资、旅游项目开发”。知名评论员盛大林由此发出质疑,作为一个非上市企业,民营企业玖联如何融资,并且是首期就要5至7亿元的巨大资金。曹成华的表态是:“玖联的融资渠道非常快捷。”

盛大林进一步质疑,该企业并没有旅游开发的经验,而且还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是否存在猫腻?也有评论认为,即便是企业投资行为,也要求回报,可能存在一定的利益交换。这或许符合了盛大林的疑问:“在规划区域内进行房地产开发,回报预期就乐观了——这会不会是开发商的‘如意算盘’呢?”在新晃的规划里,项目用地达30平方公里。

曹成华对给开发商利益回报这一问题的回答是:“建成后的夜郎古国景区门票收入承包给玖联50年,前5年政府从门票收入中提取10%,之后的45年时间政府与玖联二八分成。”而项目投资方则预计建成后每年来当地的游客将达500万人次。但据报道,北京故宫2009年接待游客为1187万人。

曹成华毫不讳言他对新晃旅游前景的乐观。“目前新晃的经济主要依靠工业,但伴随着‘旅游活县’的发展战略,未来旅游业很有可能成为新晃的支柱产业。”曾大鹏也多次表示对新晃旅游前景的乐观。

已消失千年,如何重建

“对夜郎国的重建,基本按照现在当地的侗族、苗族、土家族的建筑特点来建。因为这个是有根源的,不可能完全变了。”曹成华没有反驳夜郎国消失千年导致的文化变化的观点,但他自信于本地的文化传承。

对文化的追寻已经从一点一滴做起。“5年前新晃就专门下发文件加强对文物的搜集和保护,因为文物一旦被破坏了,是无法复原的。比如,我们发现了一具约有四五百年历史的悬棺被风吹雨打多年,立刻对它进行了必要的保护,由专人看管。”曹成华说。

“新晃洒满了历史、文化遗产的珍珠,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一条线就可以把它们串成一条非常耀眼、非常漂亮的项链。”曹成华认为,这条线就是旅游产业,这个突破口就是重建夜郎古国。

摆在这个省级贫困县当家人面前的是尽快改善民众的生活条件。“开发夜郎古国的主要目的是富民,老百姓百分之百支持。正因为新晃是省级贫困县,才要想办法、找项目。”曹成华说。

有一个观点很有启发性:这场大手笔的“口水”意义仍然大于实质意义。且不说30平方公里的建设圈地解决起来会有多麻烦,就说到规划建成时间2020年的十年跨度里,各种变数极有可能使之无果而终。从这个角度看,新晃县哪怕放开胆量,喊出斥资百亿元、打造一个百平方公里的 “夜郎古国”,也未尝不可。

无论如何,这一次,新晃赚足了眼球。

相关链接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

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西汉·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

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

乃拜蒙为郎中将……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还报,乃以为犍为郡。

——西汉·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

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还。

——唐·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

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狼之逆气,漫以河伯为尊。

——清·蒲松龄·《聊斋志异·绛妃》

本文关键字: 重建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