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各地旅游>

【贵州画报】这里是“夜郎古国”和“牂牁古国”的起源地吗?

原标题:【贵州画报】这里是“夜郎古国”和“牂牁古国”的起源地吗?图: 本刊记者 武敏 编辑:王文竹责编 李歆随着以“掀开夜郎盖头·探寻神秘石阡”为主题的全国媒体走进石阡夜郎文化采风行活动启动,记者们来到石阡县,开始了为期两天的的采风活动。9……

专题: 夜郎古国简介 吴哥窟一日游 胡志明市旅游地图 胡志明市旅游攻略 

原标题:【贵州画报】这里是“夜郎古国”和“牂牁古国”的起源地吗?

图: 本刊记者 武敏

编辑:王文竹

责编 李歆

随着以“掀开夜郎盖头·探寻神秘石阡”为主题的全国媒体走进石阡夜郎文化采风行活动启动,记者们来到石阡县,开始了为期两天的的采风活动。

9月28日,记者一行来到河坝镇天兵寨,寻找夜郎的古迹。当地人说,这个寨子现在住的并非夜郎人后代,他们的上祖杜将军曾到这里,把居住在这的夜郎人赶走后,安营扎寨,繁衍后代,所以如今寨子上的人基本都姓杜。

关于神秘的夜郎,我们能否在这里探寻到更多故事呢?

贵州石阡古称山国,是有历史记载最早的夜郎古县,是古夜郎国、牂牁郡属地,从历史文化、地理位置、地名沿袭、古迹遗存等方面,都与 “夜郎古国”以及“牂牁古国”有着诸多联系。眼前这条蜿蜒的乌江河,以前叫做牂牁河。

乘船走上乌江河,去寻找古夜郎古国的遗迹……

我们的心情随着悠悠江水,上下起伏,泛起涟漪,激动难抑。

乌江上停歇着渔民的乌篷船。

江的右边是凤岗县。石阡人称这个码头叫葛闪渡,江的那边人称葛彰渡。

在天兵寨的深山里,我们踏上这些在时光洗礼中留存下来的石阶遗迹,耳边仿佛听见古夜郎人匆匆行走的脚步声……

坐落在天兵寨附近的这块岩石被当地人称为将军岩、令牌山。天兵寨的村民是汉族,也许是一块令牌把他们的祖先带到了这里,将军是他们的骄傲,但他们更想知道如果不是一块令牌,他们的现在还在贵州石阡吗?

当年的古夜郎人,是否也一同看过这秀丽的山川景致呢?

在碗架岩背面的白龙山的山梁上,有绵延数十里的古城墙遗迹。

寨子中随处可见参天大树,环境清幽。

打地花是夜郎集市税收的称谓,每月一次唱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请留下买路钱”出行收钱,道着吉祥语返回。

84岁的杜庭英和她的徒弟经常唱起诉说夜郎古国的山歌,这让研究夜郎古国者兴奋入迷。

河坝场乡天兵寨的村民们观看表演。

采风团为石阡的过去和未来点赞!

为期两天的采风行活动结束了,我们离开了石阡,心却仿佛被那神秘古朴的夜郎古国牵绊住了——石阡是“夜郎古国”和“牂牁古国”的起源地吗?夜郎古国都邑在石阡吗?还是待专家揭开其神秘面纱吧!

石阡历史与夜郎文化的渊源

关于石阡与夜郎国的渊源,1992年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一版《石阡县志》记载:“石阡自秦赢政二十八年(前219年)于今县境西部之本庄镇、河坝场乡一带置夜郎县”。

石阡从秦代设置夜郎县至唐贞观元年(627年),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曾多次置夜郎县、夜郎郡、牂牁郡,从隋代到宋代之间曾两度命名“都上”,直至元代才出现“石千”名命,至明代才正式出现现用名“石阡”。

纵观千年历史,皆能说明石阡与“夜郎”“ 牂牁”有着极深的渊源,查阅有关史料所指“夜郎”“ 牂牁”均与石阡有关。遗憾的是,笔者拜读许多夜郎研究之作,大多知有唐时石阡夜郎县,而不知秦、汉、晋石阡夜郎县、夜郎郡、牂牁郡!

石阡地名与史前夜郎的联系

名字是一个用以区分事物的符号。人名如此,地名亦如此。人名让我们记住了秦皇汉武,地名让我们记住了名山大川、记住了名胜古迹、记住了历史透射的远古信息。充分说明了从地名研究文化历史的重要性。

从当前的夜郎之争,不难发现主要集中在以《史记》所述 “牂牁江”找夜郎。其根据大多以司马迁《史记》所述 “夜郎者,临牂牁江”推断夜郎所在地,而未从寻本溯源的角度追寻其名称得来的根源。“夜郎”“ 牂牁”因何而得名?

因此,可以推断,无论是“夜郎”,还是“牂牁”都很有可能源于某个区域、某个地名。石阡是秦代最早置夜郎县的地方,秦代以前夜郎是小国或是部落尚未见确切记载,“夜郎国”一词真正出现,是在相距百多年时间的《史记》。从《史记》记载中不难发现,“夜郎”在秦朝灭亡后,曾经被汉朝放弃,建元六年(前135年)唐蒙才受命拜见夜郎多同侯。这上百年的时间,夜郎这样的郡国极有可能出现兼并扩张,势力范围增大的可能,以致于出现司马迁笔下的“西南夷君长以什计,夜郎国最大”的变化,夜郎由一郡县成一郡国。

石阡地理位置与夜郎存亡之谜

石阡县位于贵州东北部,其县境西部位于乌江中游,为秦汉至宋元期间设置夜郎县、夜郎郡、牂牁郡、都上县、葛彰军民长官司、葛商军民长官司等行政机构所在地。

乌江为长江三峡地区南岸的最大支流,汉称延水,晋以来称涪陵水,宋称巴江、黔江、涪陵江,清时四川省境称涪陵江,民国时始全称乌江。其干流横贯贵州省东西全境39个县市,全长1050公里,总流域面积达87920平方公里,至沿河县干流沿黔、渝两省市边界北流进入重庆,至涪陵注入长江。

据《水经注》:“(江水)又东至枳县西,延江水从牂牁郡北流西屈注之……枳县在巴郡江州东四百里,治涪陵水会。庾仲雍所谓有别江出武陵者也。水乃延江之枝津,分水北注,经涪陵入江,故亦云涪陵水也”、“昔司马错溯舟此水,取楚黔中地”的记载,和《华阳国志·蜀志》:“(秦)司马错率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取商于之地为黔中郡”的记载,说明乌江是经牂牁郡注入长江,“牂牁江”就在乌江流域,早在秦始皇之前,乌江就已经是很重要的经济、军事水上通道。

从其地理位置看,石阡在秦汉时期,处于黔中、巴蜀、荆楚三大文化交汇区,为该地区的文化交流发展创造了条件;石阡紧临乌江,自古水运交通便捷,为该地文化、商贸等均提供了较好的地理优势。

石阡遗存古迹与夜郎古都疑云

据调查和查阅有关史料,石阡除在历史上多次设置“夜郎郡”“夜郎县”以及“牂牁郡”之外,从地名、地理位置都与夜郎古国存在诸多关联,至今仍然遗存的诸多历史遗迹也使石阡是否是“夜郎”或“牂牁”起源,是否曾在石阡设立“夜郎国都邑”变得扑朔迷离。

在石阡本庄镇与河坝场乡两地之间有一紧临乌江的白龙山,与前文所述“岩郎”处的“牂牁象形地貌”隔江相望。白龙山东端的碗架岩,如一道高大的城墙由南向北呈阶梯状向上徐徐抬升,悬崖高耸,峭壁如削,堪称天险。

在其崖下的杜姓人家寨中,有一建房打地基开挖出土的双墓室砖砌古墓,以火烧砖块拱砌墓室和封砌墓门,总占地面积约40平方米。由于遭受破坏,左侧墓室墓门被人开启过,墓门封口砖块零乱堆放,未发现墓碑,向里可以看到,墓室呈半弧形拱砌,高约1.2米、宽约1米、长约2.5米,底部铺石灰(仅存头骨残骸);砖块长约30公分、宽约17公分、厚约10公分,部分砖块横截面呈梯形。石阡境内石材丰富,坟墓一般都以石材修建,这样规模的砖砌古墓为县内首次发现。从墓室的构建特征和砖块特征来看,跟国内发现的秦汉时期砖砌古墓极为相似。这座墓,是否是秦汉时期哪位有地位的人物的墓葬呢?另一侧至今完好封存的墓室中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是否跟“夜郎”或“牂牁”存在着某些联系呢?这些都有待专家作鉴定和考证。

除摩崖石刻之外,该处至今仍保留数道防御工事。从摩崖石刻的内容和遗存防御工事透露的信息来看,这里在古代不仅属于夜郎属地,更是一个军事要塞。历史上,这一带地区曾多次发生战乱,这里的防御工事曾经被统治者派军攻破,这里的少数民族曾遭受过惨绝人寰的杀戮。

在碗架岩背面的白龙山的山梁上,有绵延数十里的古城墙遗迹。该古城墙遗迹顺着山脊起伏绵延,时宽时窄、时高时低,每到山的顶部出现一个占地100平方左右的方形或圆形的土石台,偶尔又有分岔,现存城墙遗迹高0.3至0.8米、宽1至3米不等。从其规模来看,当时这里应该有过一座不小的城池,也不难想象当时烽火台遥遥相望的壮观情景。

从城墙的风格来看,与我国古代北方长城极其相似。从其剥蚀程度来看,其年代应该已经十分久远(该古城不是砖块、石块修建,说明当时砖未普遍使用,石头开采能力低下。据此推断,此古城应建于铁器未盛行之前,大约在春秋战国末期,距今大至2000多年)。这里一面据碗架岩为天然屏障,在白龙山有规模宏大的城墙防守,且居高临下、临近乌江,充分说明当时建造这座城池者在选址上颇废了一番苦心。这是郡邑,还是夜郎古国最早都城,在这座城池范围内又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因是近年刚刚发现,尚未有国内权威部门、权威专家作过考证,至今仍是一个谜。

另在本庄、河坝场一带的山上还分布着众多的古营盘和古屯堡,是否也跟夜郎有关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