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尚资讯>童增>

对日索赔解开仇怨 美华人华侨社团支持童增角逐诺奖

美国华人华侨社团支持童增角逐诺奖中青在线北京3月2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为民)日前,挪威和平研究所官网公布了该所预测的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31位候选人名单,其中首次出现了中国人童增的名字。在这份名单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刚果性暴力……

专题: 童增书简 混搭是时尚的代名词 时尚混搭 杂志封面psd 

美国华人华侨社团支持童增角逐诺奖

中青在线北京3月2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为民)日前,挪威和平研究所官网公布了该所预测的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31位候选人名单,其中首次出现了中国人童增的名字。在这份名单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刚果性暴力受害妇女的拯救者丹尼斯·穆克维格医生,俄罗斯总统普京、美国总统特朗普、罗马教皇方济各以及斯诺登等赫然在列;其所预测的组织候选名单中有世界粮食计划署、 西非经济共同体体和叙利亚志愿民防组织“白盔”等。据悉,童增的提名人已经收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接受提名有效的回复邮件。

今年多个国家具有提名资格的人士提名童增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在美的一些华人华侨社团积极为此奔走呼吁。美国爱国华侨吴军表示,“美南报业电视传媒集团”“中国旅美专家协会”“美中艺术协会”“国际华裔女企业家和专家协会”等35个华人华侨社团,以及一些在美的知名华人和侨领,一起在请愿书上签名支持童增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近日他已将签名原件寄给了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美国35个华人华侨社团签名支持童增角逐诺奖。吴军供图

参加此次活动签名的美籍华人、著名报业家李蔚华表示,童增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发起民间对日索赔运动,当时他收到了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近万封信件,亦包括韩国“慰安妇”及美国、马南西亚等二战受害者的来信,上述受害者来信不仅涉及日军731部队人体试验及细菌战、强征“慰安妇”和劳工以及无区别轰炸、平顶山惨案、南京大屠杀等众所周知的战争暴行,还揭露了一些并不为人所知的战争暴行,比如“日军一天杀1万人的厂窖惨案”“一个月杀害雁北七县1.6万平民,日军杀祖母砍双手夺玉镯”“活人被装进麻袋铺成人肉跑道,供日军训练踩踏”“人妻遭抵抗,刺死后用头发悬尸挂树”“全村400人被杀光,房屋尽烧,仅剩异地求学少年”,等等。

美籍华人柴大定博士和曹赞文博士以及其他人士共同为这些来信建立了“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网站,并已将其中的460封信翻译成英文。李蔚华说,童增是一个奇迹,他没有辜负这些受害者及其后人的期望,经过28年的努力,他发起的索赔运动获得了成千上万中国受害者及遗属的支持和参与。他还亲自到日本驻北京大使馆递交索赔材料;委托以小野寺利孝为代表的300多位日本律师在日本各地法院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并获得了10万日本市民的签名支持,掀起了继战后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50年后一次持续12年的民间“东京大审判”,使日本法院最终承认了各类诉讼中当年日军侵华暴行的事实,日本社会和民众对二战历史的认知也有所改变。由于童增与二战受害者及中日众多人士的坚持和努力,日本当年的加害企业商船三井公司、三菱材料公司等多家企业对中国受害者进行了赔偿,有的还进行了谢罪。

2014年初,从事民间对日索赔20余年、被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的童增向媒体公开自己珍藏多年的万封信件,“用铁证揭露安倍的丑陋”。据悉,这些信件来自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信中控诉战争给他们带来的苦难,要求侵略者道歉。图为童增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张龙云 摄 鍏抽

吴军表示,童增长期从事的民间对日索赔运动的意义在于,“从长远来看是通过向日本国讨公道,不是在制造仇恨,而是致力于解开中日百年仇怨的死结,那就是日本政府必须正视侵略历史,向中国战争受害者谢罪赔偿,在此基础上,我们愿意伸出友好之手,走一条防止战争悲剧重演的和平之路。我作为海外华侨没有理由不做点什么,特别是在备受鼓舞的新时代里,每一位海内外中国人都应该支持他”。(陈为民)

童增表示,目前他收集的信件中只有约5000封留存,另外有近半数遗失,部分是被媒体借阅后未归还,希望未来能找回遗失信件,进一步完善网站内容。

虽然提出对日索赔这件事在海外尤其是日本引起很大反响,但在国内则相对沉寂。1992年5月之后,由《青年参考》和其他两家专业和地方媒体《中国经营报》《蜀报》相继对童增提出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万言书”一事进行了报道,这些报道被国内一些读者众多的文摘类报纸转载,遂引起轰动。此后几年间,童增陆续收到近万封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受害者来信,还有许多受害者或后人从全国各地到北京向他寻求支持和帮助。特别令童增感动的是,天津蓟县有两位老夫妻,他们一路走到北京找到童增;武汉陈忠义老人到了北京后找不到童增,就在北京站外席地睡了5个晚上,直到第六天才找到他。童增后来说道,之所以一直坚持下来,就是因为身受千千万万个这些老人的重托,岂能不勠力而为。

“正义的胜利来自斗争”,一大批追求正义公理的志愿者们,与童增一道,带领着饱受磨难的战争受害者,以日本国为被告,在对日索赔的道路上艰难的行进着,其中不乏来自日本的仁人志士,小野寺利孝、一濑敬一郎等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通过这些信件,我看到了当年侵华日军的烧杀抢掠种种暴行,遗憾的是,有些信件没能保存下来,而且有的是很重要的信件。”童增还记得,在一封又一封信的结尾,受害者及其遗属强烈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要道歉、要赔偿,“这是他们的呼声”。

美籍华人柴大定博士和曹赞文博士以及其他人士共同为这些来信建立了“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网站,并已将其中的460封信翻译成英文。李蔚华说,童增是一个奇迹,他没有辜负这些受害者及其后人的期望,经过28年的努力,他发起的索赔运动获得了成千上万中国受害者及遗属的支持和参与。他还亲自到日本驻北京大使馆递交索赔材料;委托以小野寺利孝为代表的300多位日本律师在日本各地法院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并获得了10万日本市民的签名支持,掀起了继战后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50年后一次持续12年的民间“东京大审判”,使日本法院最终承认了各类诉讼中当年日军侵华暴行的事实,日本社会和民众对二战历史的认知也有所改变。由于童增与二战受害者及中日众多人士的坚持和努力,日本当年的加害企业商船三井公司、三菱材料公司等多家企业对中国受害者进行了赔偿,有的还进行了谢罪。

童增与洪爱珍在送行火车广场合影童增供图当这些信件的报道传到美国时,在美国社团活动中具有丰富经验的柴大定和曹赞文立即联系了童增。

本文关键字: 童增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