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尚资讯>中国>

童增:三菱向中国劳工谢罪 历经艰难得之不易

解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约四万名中国人被强掳至日本国内,三菱材料公司前身的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下包公司接受了其中的3765名,其中就有722人因为暴力、伤病死在了日本。解说童增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他便开始帮助中国受害劳工向日本政府寻求……

专题: 童增被软禁 古代四大美女哪个最轻 冬装时尚搭配女 时尚潮流 

解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约四万名中国人被强掳至日本国内,三菱材料公司前身的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下包公司接受了其中的3765名,其中就有722人因为暴力、伤病死在了日本。

解说童增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他便开始帮助中国受害劳工向日本政府寻求赔偿。当时还是大学教师的他发表了“中国要求日本民间受害赔偿”万言书,掀起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浪潮,其中包括三菱受害劳工在内的中国二战受害者纷纷写信给日本驻华大使馆要求谢罪赔偿,但此后4年时间里日本政府一直没有理睬。直到1994年,一名叫小野寺利孝的日本律师为事件带来了转机。

同期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

那么从1994年 1995年,日本有一位律师叫小野寺利孝,他第一次到北京来,找到我,找到我以后,他当时向我表示,说我(小野寺利孝)50多岁,那么我打官司打了10年,打到60多岁,然后也要为中国那些受害者争取人权。

解说1994年8月,小野寺利孝与童增在北京签署了委托协议,这也正式开启了中国劳工对日索赔诉讼之路。从1995年开始,在小野寺利孝的带动下,有近300名日本律师免费帮助中国受害劳工,向日本政府和加害企业提起了多起诉讼。

同期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 童增

就打官司 从1995年开始 打到2007年,就是12年,日本的最高法院就以中国政府放弃战争赔偿为由,包含个人赔偿,就驳回了中国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的请求。

解说日本最高法院的判决意味着,此类案件以后很难再获得胜诉。但日本最高法院也建议,涉事的日本企业与受害者展开协商解决这一问题。随后,中国劳工受害者便开始了漫长的交涉过程。终于,在2016年6月,当年三菱公司的受害劳工及其遗属迎来了加害企业的谢罪,达成了解决协议。

解说童增回忆说,最终能令三菱公司与劳工达成和解,离不开包括在日华侨华人以及日本律师界的多方援助。据童增介绍,20余年的索赔过程中,有不少华侨华人参与到协调工作中。

同期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 童增

有一个志愿者叫曾国田(音译),他的岳父被抓到日本去了,他就听到了这个事情,当时他是做建材生意,每一年能赚个五六万,1992年见到我以后,他就把他的建材生意给关了,然后他20所年来就一直做这个事情,他找到了5000多个劳工,包括三菱在内的,那么这样我们就有一些志愿者找了些三菱的受害者,到目前为止,找到了将近1500人。

解说童增表示,三菱材料公司的谢罪,对于解决战后历史遗留问题,对于中日长远的关系来讲,都是一种促进作用。

同期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 童增

日本三菱(材料)公司,它能够真诚地谢罪,那么它直接会警示日本的一些其他企业,进行效仿,对它们是一个示范作用,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说通过这次谢罪,从历史上就认定了当年的加害企业,可以说让日本的年轻人,受到了一个很好的教育。

解说童增回忆,上世纪90年代时,对三菱索赔案的劳工还有大约200人左右在世,20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没能等到最后的“道歉”便离开了人世。童增表示,未来会加快起诉的节奏和步伐,找出更多当年的加害企业,对其发起诉讼。他表示,随着中国立案登记制的实施,未来,受害劳工在国内起诉的案例有望增加。

本文关键字: 中国    童增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