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尚资讯>中国>

让战争远离人类——海外人士在中国寻访二战真相

原标题:让战争远离人类——海外人士在中国寻访二战真相 图集 童增介绍民间对日索赔历程。新华社记者任沁沁 摄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记者任沁沁)在位于北京王府井的一个酒店内,一群来自美国、加拿大的海外人士,静静聆听着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

专题: 童增书简 时尚潮流 时尚潮流网站 pclady时尚达人 

原标题:让战争远离人类——海外人士在中国寻访二战真相

图集

童增介绍民间对日索赔历程。新华社记者任沁沁 摄

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记者任沁沁)在位于北京王府井的一个酒店内,一群来自美国、加拿大的海外人士,静静聆听着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讲述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历程。有人拿着摄像机全程记录,有人不时提问,现场严肃而不失热烈。

这些海外人士的身份,包括历史研究学者、纪实作家、历史教师、律师及社团领导人等。7月13日到27日,他们展开为期半月的“2017和平·和解亚洲研究之旅”,途经中国上海、衢州、南京、北京、哈尔滨和韩国首尔六个城市,走访与慰安妇、细菌战、731部队、南京大屠杀相关的遗址、纪念馆、博物馆、受害者本人等,并探讨一些法律相关事宜。

美国新泽西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会长曹赞文博士已经不是第一次率团来中国寻访二战真相。他说,此次行程旨在提高美国及加拿大公民对于二战亚洲历史的正确认识,敦促日本政府承认战争犯罪事实、谢罪、对暴行的受害者进行赔偿。

大多数西方世界的普通民众对于二战给欧洲国家造成的创伤了解颇多,但对亚洲战场尤其是中国民众遭受的生灵涂炭却知之甚少。“这些年日本右翼势力一直没有放弃对这段历史的歪曲和否认,促使我们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以防开历史倒车的苗头滋生蔓延。”曹赞文说。

三位坚持对日索赔的二战受害者讲述史实。新华社记者任沁沁 摄

访问团将北京作为此行的重要一站,意在了解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历史及具体情况,访问中国对日索赔联合会及相关代理律师。

童增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发起民间对日索赔运动。他说,20多年前,日本社会对于当年的战争罪行缺乏最起码的认识,普通日本民众心中根本就没有“赔偿”的概念。如今,越来越多有良知的日本媒体、民众了解了侵华战争的真相,选择支持我们。

20多年来,越来越多受害者离开世界,也有越来越多受害者联合在一起,勇敢地用活生生的历史,为死难同胞讨公道。2016年,日本三菱公司正式向中国被掳劳工谢罪。

“过程比结果重要,我们会坚持抢救真相、讨回公道。”童增表示,希望日本政府承认侵华罪行,像三菱一样,向中国受害者谢罪。

来自加拿大的纪录片导演亚当·霍罗威茨用摄像机全程记录了此行见闻,他将创作一部主题为“日本如何掩盖罪行”的纪录片。“历史是怎样被改写的,我们有责任告诉下一代,从道义上督促日本向中国道歉,并承担责任。”霍罗威茨说。

三位坚持对日索赔的二战受害者讲述史实。新华社记者任沁沁摄

霍罗威茨的家人也有二战受害者,他的叔叔曾经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受过苦。“欧洲受害者得到了道歉,中国的故事需要被世界听到,并重视。”他说。

在童增发起民间对日索赔运动期间,成千上万人得知此事并写信给他,支持和感谢他的提议,或讲述他们或家属曾经历过的暴行细节。短短几年间,童增收到约10000封信件。

多位美国华人得知此事后,联合制作了非营利性中英文网站“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公布了上世纪90年代童增收到的二战受害者及亲属来信,揭露二战日军罪行。

这一项目以数字档案形式保存了日军侵华的原始罪证,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日本政府提出的不实说法,促进对这些问题的进一步研究。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故事和“童增书简”网站,引起在场海外人士的关切。他们记下了网址,表示回国之后将通过网站向自己的学生、家人、朋友们展示这些不能忘却的历史。

美国新泽西州一所高中的教师费利西娅·邦尼说,在美国和加拿大,老师们在讲台上向学生介绍这段历史,一学年中大概只有15分钟。“并非老师们不想讲,而是他们知道的不够多,因为信息来源太少。”她表示,“童增书简”这个网站将是未来自己向学生讲述二战亚洲史实的一个重要平台。

会场上大家认真聆听思考讨论。新华社记者 任沁沁摄

中国教育部要求,2017年中小学生春季教材全面落实14年抗战概念,这一概念在“童增书简”里得到充分而具体的体现。

日本侵略者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抗战胜利14年间,所犯战争暴行罄竹难书,在“童增书简”里除了能查到大家所熟悉的日军暴行外,还能发现很多已被人们遗忘的战争罪行。

“‘14年抗战’概念颠覆了旧有认知,直观地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揭露日本侵略中国14年间所犯暴行。”在加拿大政府部门工作的何韵怡说,希望日本正视历史,解决遗留问题,促进中日两国真正的友谊、和平。

今年是“七七事变”80周年,也是南京大屠杀惨案80周年。22岁的加拿大国际关系专业学生王馨荷说,能在这样特殊的时机来到中国,循着历史的印记,亲眼见证、亲耳聆听二战给中国留下的伤痕,是人生中珍贵的一段体验。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有责任传承、记录历史,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永远萦绕。”王馨荷说。

在北京的两天,他们还参观了卢沟桥、中国抗日战争博物馆等,并将于22日晚抵达哈尔滨。

“这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一个里程碑事件。”童增说道。经协商后,中美两方团队于2014年1月启动联合项目“10000个正义的呼声”。在经过一年多对书信紧张的整理、扫描、编号、摘要、分类、转录、翻译、校正和网站测试等工作后,“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网站(网址:http://www.10000cfj.org)正式上线。

后来,洪爱珍等3位韩籍“慰安妇”回国后,继续向日本政府讨要公道、进行索赔,在中韩两国民间力量的帮助下,还有其他更多的韩籍慰安妇相继回到韩国探亲,有的老人甚至回到韩国安度晚年。对于20多年前童增帮助在华韩籍“慰安妇”返乡的善举,韩国的“慰安妇”研究会和一些党派机构联系到童增,向他表示了敬重和感谢。

让童增高兴的是,通过中国受害劳工及遗属和各方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在2016年公开谢罪,该公司承认中国劳工人权被侵害的历史事实,除了向每位受害劳工或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外,三菱公司承诺出资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让日本后人铭记强制掳日中国劳工的历史;

“那么多受害者,过了50年,可能很多人已经不在人世,我从信上看到的惨事,不过是冰山一角。”童增被触动了,“我开始发动受害者或者遗属写信给日本大使馆,勇敢把自己的苦难和要求说出来”。

万言书经媒体发表后,许多人给童增写信,讲述他们或亲人的受害经历。短短几年内,童增就收到了近万封来信。如今,这些信件的内容,已在非营利性网站“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上刊出,成为日本侵华战争所犯罪行的铁证。上述韩籍“慰安妇”洪爱珍的信件就是其中的一封。

除了接受与日本三菱公司达成和解方案的一部分中国受害劳工,另外还有一部分受害劳工以及遗属仍在坚持以诉讼方式要求日本加害方谢罪、赔偿。对此,童增表示,参加和解与起诉是两种不同寻求公平与正义的方式,两者并不矛盾。战后,德国设立了“记忆、责任、未来”基金会,而没有通过法律手段。从日本到北京,有过20多年诉讼经历的童增认为,法律诉讼会涉及很多国际法、国内法等法律问题,因此有一定的难度。

本文关键字: 中国    二战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