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金融文章>居民>

上财报告:居民家庭债务风险不可忽视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宋薇萍)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专题: 2018居民负债率排名 2017居民负债率 晋升报告范文 中小企业运行情况报告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宋薇萍)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出现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不过,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课题组预测,2017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预计2017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 增速约为6.49%。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达到6.85 CNY/USD。

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债务潜在风险源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显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

报告表示,2016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20.6%,比2015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

报告分析,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 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

报告表示,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呼吁社会各界在关注地方债和企业债务风险之余,还要关注居民家庭债务风险。报告认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据课题组测算,2012到2014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报告认为,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伴随着家庭债务的累积,家庭债务结构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给家庭带来的流动性压力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2017年以来,受房地产调控政策以及银行信贷政策收紧等多方面影响,居民户中长期人民币贷款新增额较2016年房地产最火爆的时期已大幅下降,房贷(含公积金)与家庭可支配收入之比只是小幅增长,由2016年底的68%增至2017年底的71%,仅增加了3个百分点。但同时,居民部门的其他类型贷款却在2017年增速加快。如居民短期债务2018年前5个月就新增0.86万亿元。而作为对比,家庭部门在2015和2016两年间也才累积了1.37万亿元短期贷款。经营性贷款在2017年全年就增加了0.67万亿元,是2015-2016两年累积额的1.5倍,进入2018年,前5个月更是已累计增加0.5万亿元。虽然短期贷款的增长部分源于家庭改善需求,消费升级,经营性贷款的增长部分源于民间投资在2017年的回暖,但一个重大的担心就是这些贷款的增加源于银行房贷政策的收紧,家庭只能通过其他形式的贷款进入房地产市场。而这些形式的贷款还款期限短,利率高,不仅对家庭的流动性会造成强烈冲击,更是会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3.更严重的是,家庭和企业部门间债务的负反馈效应还溢出到银行系统,导致银行的坏账率上升、系统脆弱性加剧。当企业经营不善时,就有可能变成僵尸企业,而僵尸企业对金融资源的侵蚀、对经济增长的阻碍等成为一项极为头疼的问题。如图7所示,虽然非金融上市公司中的僵尸企业获得授信占比从2006年的峰值90%下降到了2016年的42%,但根据我们的测算,仅14%的僵尸企业竟占用了约一半的金融资源,对商业银行已成绑架之势。另外,上市公司中的僵尸企业获得的授信规模从2009年的“四万亿”刺激政策后开始爆炸式增长,从2009年的1040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1.9万亿元,短短8年间上市公司中的僵尸企业所获得的授信扩大了约19倍,可见当前僵尸企业占用金融资源之多。

(2)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完善相关信贷政策,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帮助企业等各部门保持合理杠杆水平。根据本文的分析,总需求降低会显著提高企业的短期债务,而这不仅会对企业的现金流以及偿款能力提出更大的挑战,更会对银行系统的稳定性形成潜在负面冲击。这是因为伴随着企业短期债务的增加,如果企业经营状况继续恶化,企业的还款能力降低,会导致企业违约比例升高,从而可能导致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上升。

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已达承受极限如何才能解决消费下行问题,笔者认为,一是要严格控制房价,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减少购房对消费的挤出,逐步建立从商品属性为主过渡到构建强调居住属性的住房制度。通过发展租赁住房市场,形成市场化的、反映供需关系的租金价格。二是要想法扩大居民的可支配收入,降低税负,提升居民收入水平,通过居民收入的增长,降低中国居民家庭的债务水平。

本文关键字: 居民    报告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